党政建设

专题学习 所在位置:首页>党政建设>专题学习
近千名工人奋战在中心城区雨污分流工地,记者 走进他们的世界,感受他们的忙碌……
日期:2014-09-29 来源:中山商报 点击次:[ ]
 

设计师白天跑工地晚上画图 支管到户工屏住呼吸

凿粪池挖土工下井前放小鸡测毒气

焊接工桑拿天穿长衫戴面罩

支管到户环节,工人们不辞劳苦给化粪池开孔接驳污水管。

地下铺管既需要力气,更讲究技巧,挖土工的专业技能让人赞叹。

中午,管道内温度高达40-50摄氏度,焊接工人向国华挥汗如雨。

中心城区雨污分流工程(下称"雨污分流工程")于2012年年底动工,主体部分预计今年年底完工。整个工程有11个施工单位、近千名一线工人参与施工。

如果把历时逾两年的雨污分流工程比喻为24小时不间断运转的机械设备,那么,在一线岗位挥洒汗水的工人就是组成机械的一颗颗螺丝钉。设备保持运转,螺丝钉的作用至关重要。建设雨污分流工程,离不开工人们的辛劳付出。9月23日起,记者陆续走访了光明路污水主干管、民生路污水主干管、凯中支管到户、崩山涌至羊角涌水循环等工地,走进一线劳动者的世界,体验他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状态。

设计师

50人团队"闭关"两年绘制7500多张图纸

30多岁的温县权个子不高,脾气很好,夏天爱穿条纹短袖衣、灰色西裤。施工单位的包工头见到他,总会亲切地叫一声"温工"。温县权是雨污分流项目总负责人,指挥着50人的设计团队。项目的全部图纸,均出自他的团队之手。

"白加黑"工作模式持续两年

2012年起,温县权和同事们的工作、生活开始发生巨大变化。当时,雨污分流工程处于筹备阶段。"白天开会、跑工地,晚上回到单位画图,一直持续至凌晨两点。"温县权说,同事们笑称加班模式为"白加黑",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年时间。

50人的设计团队,涵盖了给排水、结构、电器控制、园林等专业设计人才,他们都是温县权的"兵"。整个工程的分项工程有150多个,温县权没有"撒豆成兵"的本事,只能把任务往下压,自己也肩挑多个路段的主干管及水循环工程的设计工作。

"图纸是施工的依据。那么多工程,都等着我们出图纸,等着开工。"温县权说,在任务最紧张的时候,设计团队集体加班,每人每天面对电脑的时间长达13个小时以上。

白天跑工地,收集素材和数据;晚上回到单位,还要精细化画图……为了给团队减压,温县权安排了晚上宵夜、供应夜班水果等"节目",协助设计师"闭关"打持久战。

设计师们曾算了一笔账——雨污分流工程有150多个项目,平均每个项目的图纸有50多页;50多人的团队"闭关"两年,绘制了7500多张图纸。

崩山涌至羊角涌水循环三次更改设计

2009年,跟随团队赴无锡、杭州调研雨污分流;2010年,参与中山市污水建设规划修编;2011年,示范片区前期筹备;2012年,拟定雨污分流工作计划、方案;2013年,施工全面铺开,进入繁忙设计阶段……寥寥几句话,温县权梳理了自己参与雨污分流建设的全过程。

他表示,原以为工程全面铺开,设计的工作强度会有所减少,没想到后期施工遇到的问题更令人头痛。温县权负责的其中一项工程是崩山涌至羊角涌水循环工程,前后经历了3次布管改动,设计图纸画了3套。

据介绍,崩山涌的整治构想在2010年提出,其后历经方案设计、评审、方案比选。2012年,完成崩山涌至羊角涌水循环施工图。2013年9月,进场施工。

"当时,雨污分流工程在城区全面铺开,原计划循环压力管沿银湾东路铺设,但那里刚铺了一条污水主干管,没有空间布管,只能改道康华西路。"温县权说,设计方案更改后不久,施工单位又发现铺管位置有泵站建设的混凝土块,无法开挖;被迫第二次改线,沿起湾道开挖。

然而,第二次改线后又遇到新问题。循环压力管与崩山涌污水泵站出水管处于同一位置。为了解决"打架"局面,第三次改线改到了康华路。

"施工过程中出现问题要改图纸,压力比初始绘图更大。施工单位在等你,工人在等你,机械设备也在等你。"温县权说。

支管到户工

擅长磨嘴皮子 还要耐得住恶臭味

雨污分流工程主干管施工,占据了城区各主干道,交通压力和施工压力都非常大。相比之下,支管到户施工集中在居民小区、工厂宿舍区,施工压力相对较小。然而,一线工人叶秀明告诉记者,支管到户施工困难不小,集中在与小区住户的沟通上。

磨破嘴皮仍无法入户施工

叶秀明是"80后",戴着黑框眼镜,在工友眼中有些书生气。"他的语言沟通能力比较强,能看懂、修改简单的施工图。"项目负责人潘磊介绍说,叶秀明的文化水平比其他工人高,管理能力强,所以安排他做工地现场的小组长,带领20多个工人在一线施工。

需要进行支管到户施工的,一般是老式小区。工人除了要把污水管接到住宅楼下,还得进入住户家中的阳台,改装立管,把天面的雨水和生活污水分流,分别进入雨水、污水管道。

"施工单位会派人提前与住户沟通,住户同意了,我们再上门施工。"叶秀明说,每次入户,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。

改装立管,需要破坏阳台的墙体或瓷砖,不少市民对此有意见,且对陌生人入户有顾忌。"住户有疑问,我们尽量解释,安抚情绪。有时磨破嘴皮,对方还是不同意,只能停工。"叶秀明说,按照计划,已经把管道接到住户家门口;但经过反复沟通,住户还是不同意入户。最终,把管道绕路移位的情况经常发生。

屏住呼吸,给化粪池开孔

沟通还不是最令叶秀明头痛的。支管到户施工,最终要把污水管道与住宅区的化粪池对接。炎炎夏天,气味熏人,叶秀明等人不得不屏住呼吸,跳入化粪池作业区施工。

据介绍,化粪池开孔的位置非常关键。位置太高,粪液无法排出;位置太低,施工过程中污物四溢。因此,开孔的位置必须选择在化粪池侧面,准确开在粪液的水平线位置。在这个位置开孔,意味着粪液泄漏很难避免。

"施工坑道里,臭味久久不散。我们习惯了,屏住呼吸,抓紧时间做完。"叶秀明说,有时候味道太重,只能戴上口罩。

焊接工

"桑拿天"怕中暑 还要穿长衣长裤戴面罩

中午11点左右,崩山涌一带太阳猛烈,裸露河涌边的循环压力钢管被晒得发烫。焊接工向国华仍在钢管内作业,不时有火花从两段管道之间的缝隙溅出。崩山涌至羊角涌水循环工程,沿崩山涌铺设2280米循环压力管。它由直径1.4米、长6米的钢管,一段段地拼接起来。这意味着,8个焊接工人大概需要完成379处焊接。

进入管道作业半个小时后,向国华出来透透气。中午,户外气温30多摄氏度,他却穿着长衣、长裤的迷彩套装。旁边的项目负责人解释说,焊接时火花四溅,穿长衣长裤防止手脚被灼伤。

除了长衣长裤,向国华还得戴手套和面罩,全副武装。尽管如此,他身上仍有不少被烫伤的疤痕。向国华说:"干这一行,管道密闭狭小,火花不时从头顶落下,溅到衣服是一个洞,溅到身上是一个疤。"

岸边的茶几上,摆放着几个体积硕大的饮水瓶。向国华拿起其中一个,大口喝水。休息片刻,向国华重新上工。他站在河涌边,轻轻一跃,平稳地落在压力管上;又身手敏捷地在管道顶部行走,走到入口处,猫身钻进管道内。

中午,管道内的温度很高。"开鼓风机,40(摄氏)度左右;不开鼓风机,50(摄氏)度。"向国华说,一旦感觉有头昏、胸闷等中暑症状出现,他马上冲出管道,到岸边休息。

挖土工

下井先放小鸡探路 最怕碰上花岗岩挡道

9月23日下午两点多,光明路与湖滨路交界处,从工作井底爬上地面的应忠平全身湿透。38岁的他来自四川,是专业地下挖土工。每天4个小时的井下生活,他应付自如。记者问起施工进度,应忠平爽快地说:"很快了,还剩下最后8米,两天内搞完。"

带小鸡下井做毒气测试

光明路主干管施工(光明路与湖滨路交汇处)遇到最大的"拦路虎"是地下障碍物。历史遗留的箱涵、松桩、石块、旧房子桩基础等,散落在50米长道路的地下,导致机器顶管工艺无法施展,只能让地下挖土工人支援。

应忠平有7名工友,8个人分成两组,每天轮流值日夜班。为了把50米的距离尽早打通,应忠平和工友们每天在井下忙碌16个小时。"我们藏身在顶管里,横向往淤泥里挖。可能有沼气或者其他有害气体排出,所以进管道前,先放小动物进行测试。"应忠平说,在光明路人工顶管的半个月里,用来做毒气测试的那只小鸡跟随他们生活了半个月。上班,把小鸡带到工地;下班,家里留剩饭喂鸡。

一块花岗岩挖了20天

使用人工顶管方案,是因为遇到硬物,机器顶不过去。应忠平等人怎样消除障碍物?他说,窍门是化整为零。几天前,应忠平和工友们"消灭"了一块200公斤的花岗岩。

"花岗岩硬度太大,用了风炮机也纹丝不动。"应忠平等人后来想出了新点子。先使用水钻机,在花岗岩中心挖洞,抽出一条条圆柱形的石块,慢慢把岩石一点点掏空;再上风炮机,把中空的一整块石头变成碎片,逐一凿出。

方法对头后,进度慢慢加快。原来顶管,每天只能前进2米,后来速度提高到每天4米。应忠平说:"尽管进度提高了,还是花了20天才把花岗岩挖掉。"

相关链接

中心城区雨污分流

当前进度

截至9月15日,累计完成主干管施工61.18公里,占可实施总工程量的78.5%;累计完成片区市政管施工158.31 公里,占总工程量的89.5%;累计完成支管到户工程管道铺设施工368公里,占可施工管道总工程量的87.0%。预计工程的主体部分在今年年底前完工。